筆趣閣5200 > 都市小說 > 姐姐會種田 > 天堂跌到地獄
    姜沁渝不知道潘妙心里的如意算盤,見她等在這兒,又不開口說是什么事兒,不免皺眉。

    “你有什么事嗎?”姜沁渝主動開口問道。

    潘妙正在腦子里想著要用什么借口呢,忽然想到了那邊包廂里對姜沁渝勢在必得的葉元凱,心中一動,計上心來,點頭沖著姜沁渝嬌笑道:

    “是這樣的,今年大家畢業,估計過不了多久就要去各自的單位報道了,以后可能自由支配的時間不會很多!

    “之前班長就說要組織咱們高中同學聚會,到時候有時間回東川的人,可以湊一塊兒聚聚!

    “因為班長沒有你的聯系方式,就問到我這兒來了!

    “聚會時間暫時還沒有定,但你既然回來了,這個通知我得送到!

    “另外,咱倆加個微信吧,等聚會時間定下來了,我再通知你時間地點!

    姜沁渝是上大學之后才買手機的,高中那會兒跟班上同學也接觸不深,沒什么特別要好的朋友,所以畢業后大多沒什么聯系,有也是在企鵝號留言問上幾句,沒太多的交流。

    這兩年微信用得多了,企鵝號也不怎么用了,所以高中班長確實不知道她的聯系方式。

    不過高中同學聚會這種事,姜沁渝還真沒太大興致。

    上高中那會兒,她就不是那種性子活躍的人,加上是農村里出來的孩子,多少有些內向自卑,基本上都是跟同樣是農村出身的那些學生抱團,跟潘妙這些縣城里的孩子是玩不到一塊兒去的。

    別看高中學生單純,但其實也是分好幾派的,縣城的跟農村的不可能尿到一個壺里去,基本上屬于涇渭分明,哪怕你學習成績再好,人家也不見得看得起你。

    所以潘妙提起這個高中聚會,她也多少能猜到都是些什么人參加,估計去了也沒什么熟人,就坐那兒配像的,有什么意思?

    潘妙顯然也看出了姜沁渝的興趣缺缺,頓時急了,眼珠一轉,道:

    “聽說謝萍跟何向陽談戀愛了,這次聚會他倆都會參加,說不定何向陽還會當眾向謝萍求婚呢,你跟謝萍念高中那會兒關系還不錯吧,這事兒你不來當個見證人?”

    姜沁渝一愣,有些錯愕地看著潘妙:“謝萍跟何向陽在一起了?!這怎么可能?”

    那倆可是八竿子打不著吧,謝萍家境貧寒,但是出了名的學霸,比姜沁渝可是厲害了不止一點半點;何向陽呢?學校里出了名的學渣,除了家境好,長得帥,再找不出別的優點了。

    這兩人是怎么湊到一塊兒去的?

    姜沁渝就算絞盡腦汁都想不明白,但潘妙說的這個事兒,的確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這個同學聚會,看樣子她還是得去看看了。

    跟潘妙交換了手機號跟微信,姜沁渝也沒跟她多聊,畢竟身后還要幾位教授在等著呢。

    送了那幾位教授回學校,姜沁渝就從農學院出來了。

    譚新國是來省城辦事的,本來打算抽時間陪姜沁渝在省城逛逛,但被姜沁渝拒絕了。

    于是兩人在農學院門口分道揚鑣,姜沁渝則開著車徑直往k大的方向趕去。

    到了k大,找人問清楚歷史系的大概方位后,她就摸索著找到了一處貼著教職工信息的宣傳欄。

    果然,在最上面那一欄,她就找到了那位何教授的具體信息。

    何博文,歷史系教授,碩士、博士生導師,嵐城國學院兼職教授,主研方向:歷史與文化研究。

    看了一下下面這位教授的照片,是這人沒錯了。

    在這張宣傳欄旁邊,姜沁渝還找到了幾張課表,掃了幾眼,就在下午大三的一節歷史文獻學的課表上找到了這個教授的名字。

    看樣子,這位教授今天有課,暫時應該還在學校。

    姜沁渝放心不少。

    她倒不是怕這位教授不在學校,她主要是怕這位教授在聽了劉弘生教授的話之后,一時情急,真就帶著那盆病株老樁茶跑到東都去。

    真要是這樣,那可就麻煩了,不說她還能不能再碰到這位何教授,就說這老樁茶還能不能撐得住都是個問題。

    真要是這樣,那她再想要采集到這株老樁茶的樣本,可能性就幾乎為零了。

    好在現在看來還來得及,姜沁渝信步上了階梯教室二樓,看了看時間,距離這節歷史文獻課的時間已經不遠了。

    進了教室后,姜沁渝就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坐下。

    很快,隨著這節課開課時間臨近,陸陸續續的學生都進來了,因為已經是大三了,所以這些學生們上課也不怎么積極,基本上都是坐在后排,前面的位置根本沒人挑。

    姜沁渝就是這個階段走過來的,所以對于這些學生的狀態倒也沒覺得稀奇。

    不過她念大學那會兒,每學期都想著要贏那不菲的獎學金,根本不敢有絲毫懈怠,所以很少會有翹課或者在后排不聽課這樣的狀態,哪怕是現在坐在這間教室,聽著跟她所學習的地質專業毫無關系的課程,她也仍然聽得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