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穿越小說 > 開海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傳承
    加/>

    楊策沒忍到販奴船起航,倒不是他心疼人命,主要是早晚他都要擊沉這艘販奴船干掉上面的人,早一會兒也不礙事。

    戰斗沒什么復雜的,在這片海域討生活的海上海盜誰不知道漢國船隊的厲害,林阿鳳麾下招牌式的藍色飛鯊船出現在沿海那些商人就準備逃跑了,一輪炮彈轟出去,砸死奴隸販子不說,連酋長也逃了,看守的軍隊四散而逃。

    留下千腳拴著繩子的俘虜站在沙灘,不知所措。

    看著他們黑壓壓一片人,楊策心里也犯難,在同樣彌漫著尷尬的不知所措里,他聽見下小聲問:“提督,這些黑夷,怎么辦?”

    “怎么辦?”

    楊策搖搖頭:“不知道,把他們解開,讓他們愛去哪去哪吧!

    說實話,這千人對楊策也沒半點用處。

    如果這是千閩人,畢竟是老鄉,他高興還來不及;如果這是千大明其他地方的人,哪個地方都好,他都毫不猶豫帶走。

    其他地方他就得琢磨琢磨了。

    要是千倭人,他就給莊公帶回去;要是千馬來人、呂宋人,他就給施和帶回去;要是千葡萄牙人,他就交給葡萄牙換錢;要是千緬甸人、越南人,他就自己留下。

    可千非洲人?

    楊策一個也不想留。

    沒別的原因,這兒的人太操蛋。

    就是操蛋,這個詞特精確。

    漢國需要的是能當士兵的人,他需要的是能當精銳士兵的人,他得操練、能率領、能打勝仗。

    他們靠岸這里的起初,不單單四王包括他麾下都有非洲本地人,長得挺壯實、能跑能跳看著就挺能打。

    可后來就有問題了。

    楊策的練兵段與南北二洋一脈相承,維持士兵戰斗力有兩個顯著特征一個隱性特征,兩個容易看出來的是嚴明賞罰嚴肅軍紀以及高官厚餉。

    隱性特征則是整個漢化圈都有的人格,用一些方法來激發士卒依靠血脈與化傳承下來的榮譽感、利用人們的恥辱感來增強凝聚力、戰斗力。

    蒙古、原、女真、朝鮮、日本、越南、緬甸甚至南洋諸國,都有這樣的共性。

    可非洲不一樣,所以楊策認為非洲土民‘操蛋’。

    這個問題一度讓楊策非常頭疼,最后干脆認輸,把下的非洲兵全遣散了。

    因為他發現這片土地上大多部落與部分國家根本沒有恥辱的概念,自然也沒有榮耀存在,他們的化是歡喜的。

    沒有恥辱概念,所以偷懶自然不可恥,該起床跑步遲到是不羞恥的;操練間休息時跑到營地外面偷百姓果子吃也是不羞恥的,還可以很快地給長官帶一個。

    受罰被打軍棍也是不羞恥的,并且不會像其他士兵受罰后畏懼軍法,他只會畏懼你并且恨你。

    跟他說他是因為觸犯軍法受罰他也聽不懂,他只覺得你討厭他所以打他。

    而沒有榮譽感則很難遵守紀律,有兩個士兵在他下受訓整整一年,雖然受罰的事沒少干,但到底憑借優秀的身體素質與比別人正常一點兒的心態通過騎兵測試,開始學習騎馬。

    可這兩個家伙放著林阿鳳好不容易弄來的葡萄牙馬不騎,非要自己上草原上著一只斑馬來騎,結果被踹斷了胳膊。

    另一個被嚇住了,他不找斑馬了,你以為這次他就老實了?

    不,他撒謊請假去了趟慢八撒,硬是牽回來一頭角馬說是自己的坐騎。

    那他媽是牛好嗎?長著角呢!

    后來他沒上一個袍澤那么好的運氣,有天忘了喂自己的坐騎,還笑呵呵地跟坐騎打招呼,被氣憤的坐騎用尖角頂死了。

    漢國沒有馬匹,所有戰馬都是從葡萄牙人、阿拉伯人上搶來的,經過航海能活下來的也不多,總共一百多匹,林阿鳳給了楊策四十八匹,讓他練十六名騎兵,將來用神作書吧戰場傳令、軍情探查或沖擊攻堅。

    結果一年下來十六名精挑細選的騎兵里五個非洲土民四個死于非命,還全是奇奇怪怪的原因,有翻進國王院子里上樹摘果子摔著后來傷口發炎死的、有被角馬頂死的、有大晚上溜進別的海盜營帳扮鬼臉被嚇蒙圈的友軍放銃打死的……

    最后就剩下一個幸運兒保全性命,還被斑馬把胳膊踹斷了。

    楊策委屈!

    說真的,神作書吧為整個漢國正規軍出身職位最高者、公認的練兵者,楊策認為以現有條件,非洲部落的士兵他帶不動。

    可能是他的問題,陳沐和戚繼光能,但楊策認為這千人即使讓他倆來,要想編練成精兵要經歷幾次嘩變、清退一半再從剩下的一半里用軍法殺一多半,最后能留下八百精兵就值得沐浴焚香感激太祖皇帝恩德了。

    別管陳氏操典還是戚氏操典,又或者統稱為南北講武堂操典,都是下重本、收暴利的練兵段,對這兒的人根本行不通。

    這最適合的練兵就是隨便尋個?茴^目,隨便從樹上摘點果子讓人吃,每人發下尺棉布安家與一桿破爛兵器,然后帶著去戰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