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況,在這樣的人群當中,因為小說普遍存在的緣故,導致了很多人對那些有個人武力值能夠相當強大的人,都帶有著一種英雄崇拜情結,所以武力值強大的人往往會獲得尊敬。

    這也是為什么,唐玉海讓很多人覺得兇悍的根本原因所在。

    別的人正在驚恐,正在震撼的時候,陳默本身卻覺得自己的出腳力量并沒有達到最高值。

    正常情況下,照著陳默的估計,如果自己運作好了的話,自己接連幾乎同時踹出去的四個人,能夠足足被踹飛到15米之外,這樣才是真正的對的。

    嘆息了一聲,陳默搖了搖頭。

    猛然之間因為大道訣得到了這樣的力量,陳默還是沒有使用對,所以才會造成力量沒有發揮最大化,讓陳默有些不滿意。

    “明明可以將這些人踹的更遠了,這一下子少了好幾米,力量沒有應用完全,如果應用完全的話,這些人應該可以被我踹飛到十五米之外!

    一邊想著,陳默一邊嘴巴叨咕著。

    陳默雖然是無心的叨咕著,而且是真的悔恨,但是這一番話,聽到了唐玉海等人的耳朵當中,卻無異于有一個炸雷在他們的耳邊當中響起來一樣。

    他們實在是沒有想到,明明自己的四個伙伴已經被踹飛了十多米遠,但是面前的這個他們仿佛是剛剛認識的俊秀青年,根本不是想著什么其余的事情,而是想著使用的力量不對,踹飛的距離少了幾米!

    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說句實話,哪怕沒有陳默所自言自己的這句話,包括唐玉海等人在內的這十個還站著的人,已經都有一些腿肚子轉筋,再不敢相信之后,回過神來相信了之后,實在是有些無法理解,到底會有什么樣的力道,能夠同時在踹飛四個人之后,將四個人踹飛到了十多米遠的地方。

    不管唐玉海等人如何的自信,他們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有這樣的大的力道。

    除非踹一個小孩,但是如果讓他們踹一個一百五六十斤的人,那么他們做不到,像這樣的將人踹飛,更何況其中甚至有近乎200斤體重的人。

    不管是靠著平時的見識,自己的想法,還是按照什么科學理論的大數據,唐玉海等人都清楚,想要踹出來一個二百斤體重的人,直接把他踹飛十多米遠的地方,那么至少這個力道也得有數千斤才對,僅僅只有幾百斤的力道,完全做不到這一點。

    一想到這一幕,他們的身體甚至都因為害怕而有些哆嗦了起來。

    說到底,唐玉海等人其實只是小孩而已,雖然在學校里頭有些囂張跋扈,作威作福,靠著大塊頭,在學校里面,再加上一些身份地位,所以導致了很多人害怕他們,但是真的遇到狠茬子之后,他們這些年輕人一下子就害怕了。

    更何況,不得不說,陳默的這幾句話,抱著鉆研的態度說的幾句話,讓唐玉海等人心中聽了之后更是有些恐懼,他們算是聽明白了,剛才的那一腳,陳默還并沒有使用出來全部功力,或者說還并沒有掌握好力道,不然的話,那四個他們被踹出去的同伴,將會被踹飛的更遠。

    這說明什么?

    說明這個叫做陳默的同學,如果真的發力的話,那種攻擊的力道只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更加的厲害,而不會有任何的輕微,可以說,這樣強大的力道他們這些人根本承受不住,如果這一腳踹到他們的身上,他們也得受傷。

    “不不不……不是真的!我不信……”

    有些發懵當中,唐玉海還感覺到自己這么多年的三觀出現了問題,雖然說事實就在眼前,但是每當一想到陳默的攻擊居然有數千斤的力道,就讓唐玉海感覺到有些不現實。

    對于唐玉海等人來說,這是一個超級現實的社會,在這個社會上沒有什么超人,沒有什么蝙蝠俠,哪怕是金庸古龍小說里的那些武功強者,在這個世界上也根本是不存在的。

    照著唐玉?磥,哪怕是太極張三豐站到這里,估計也就是能夠有著數千斤的力道,唐玉海怎么也不相信,面前的這個俊秀同學能夠有數千斤的攻擊力的,唐玉海發懵當中,寧愿相信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自己看到的都是假的。

    在說著不相信當中,唐玉海的眼神向著四周掃了掃,隨后他發現有無數的人向這里望來,那眼神當中都是在盯著場上跟自己敵對的陳默,而不是自己。

    這樣的一種狀況,讓唐玉海感覺到自己一下子失去了尊嚴,臉面根本都沒有了,而且還莫須有的承受到了一種難以言說的難看的感覺。

    在這種自取其辱的屈辱之下,唐玉海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然后腦袋本來就發懵的他,一下子有些不理智了,在這樣胡說當中,唐玉海仗著自己人高馬大,身體再度的向著前傾,然后掄起拳頭沖著陳默的腦袋直接轟擊了過去。

    這就不單單是要報復,懲罰一下陳默了,如果說這一拳頭真的轟擊到了陳默的腦袋上,那么毫無疑問,陳默整個人都將會受到重傷,腦袋絕對會出現極大的問題。

    可以看得出來,這一次的唐玉海真的是被逼急了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计算器胜平负